拓铺阅读网
云宋容洵

云宋容洵

喵星人 著
连载中
最近《云宋容洵》小说火爆全网,文笔评价双高,《云宋容洵》由知名作者“喵星人”创作而成,主角分别是云宋容洵,还有更多好看小说实时更新,感兴趣的小伙伴一起来看看吧!有一天,不近女色的丞相大人捡回来一个小姑娘,据说捧在掌心,视如珍宝。京城内迅速炸了锅,敢情咱们丞相大人癖好正常啊。丞相大人老谋深算,反攻为守,小姑娘乖乖缴械。
立即阅读 投诉

在考虑了近半个时辰之后,云宋还是做出了那个决定。她让钧山陪着一起出了宫,可只让钧山在宫门口等着她。

容洵是只老狐狸,她必须得小心。身边带着钧山这个大内第一高手,人高马大,长相还英俊,实在是太引人注目。

再则,上一世她死时,钧山不在身侧,到底是已经为容洵所用,还是被他支开,她不得而知,故而对钧山也要留个心眼。

换上了女儿妆,只在发间随意的插了一支银簪。

芙蓉面庞,恍然,已经又是另一世。

街上灯火通明,犹如白昼。红男绿女,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上一世,也是这一年的元夕节,她在宫外头一次以女儿身与容洵无意间碰上。上一世,她原本是要告诉王誉自己的身份,表白自己的情愫,可没想到阴差阳错却和容洵碰上了。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她不曾想,重生在了这一天。

元夕节,猜灯谜,逛灯会,好不热闹。有父母牵着孩子的手出来凑热闹的,也有早有情愫的年轻女郎和郎君借着机会偷偷幽会。

云宋注意到街上还有些人故意玩闹,戴了各式各样的面具去逗自己的同伴,或者叫别人看不出自己是谁,偷偷拉了心上人的手,倒也有些别致。

这条街离着丞相府隔了两条街,云宋刻意往那边走,心想着能碰上容洵,制造一场“偶遇”。若今生不能找他寻仇,那便是白白重活了一次。

正走着,垂眼便瞧见地上落了一个面具。到底还有些女儿家的心性,她出于好奇,弯腰捡了起来,在脸上比划了一下。

“那边最大的花灯要点灯啦。”有人高喊了一声,人群突然动了起来。

大家赶着这份热闹,便熙熙攘攘的走的急。云宋被人群推着走,好容易躲开,忍不住喘着粗气。抬眸时,却突然瞧见对面站着一个人,像也是被人群挤过来的。

再一眼,云宋便呆住。心脏犹如敲鼓一般剧烈跳动起来,叫她忘了该怎么呼吸。

对面的男子一身锦衣华服,戴着面具,身姿挺拔。洒一身烟火,耀眼夺目。云宋一眼便认出了他,那一双眸子,在面具之下璨然生光,便是刻进了骨子里怎么也不会认错。

容洵。

她与他还是遇上了。

云宋凝视着他,情绪复杂。恨他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撕咬一番,可她到底是忍住了。毕竟这样对他的惩罚太轻了。

她出宫与他“偶遇”,便是为了玩弄他的心。

忍住。

云宋对自己说,随即对他璀然一笑,目光柔和清亮。

正想着与他说些什么,也不知哪家调皮的孩子玩闹忘了看路突然冲过来,险些撞到她身上。手腕被人一捉,是容洵出手将她拉到了一边。他本就惯于与人疏离,原只是将她拉到一边。云宋岂能放过这个机会,故作脚下一崴,身体踉跄,口中低呼一声,便朝容洵怀中靠去。

一切显得十分自然,容洵好在有些人性,没有直接将她推开。

云宋故作矜持,忙抽开手,后退两步,微微欠身。一双眼睛,怯生生的叫人垂怜。

容洵理了衣袖,微微抿唇,随即说道,“回去与你父亲说,说是你没瞧上我,免得拂了你女儿家的面子。”

云宋的迷茫完全表露在眼中。容洵似乎也觉察出不对来。

他问道,“你不是谢家女郎?”

云宋愣了一下,摇摇头。

容洵明显有些局促,颔首道,“失礼了。”

云宋继续摇头,容洵正要走,却听云宋低呼一声,容洵看过去,是云宋脸上的面具突然落下。

当看到面具下的真面目时,容洵的瞳孔收紧。

云宋故作慌乱之态,要去捡了面具重新戴上,手腕再次被容洵捉住。

“公子,自重。”

声音不一样,神情不一样,只是还是太像了。

容洵却并未收回手,看着她,语气有些逼人,“你是何人?家住哪里?名唤何?”

“公子,你弄疼我了。”

容洵却语气冷冽,“只管回话。”

“我叫小离,青州人士。”

“既是青州人士,怎么来了永安?”

“家道中落,来这里寻亲的。”

“所寻何人?”

“只说是一个远房的亲戚,姓陈,可我来了,发现人早就没了。”

“这位陈姓人家住在哪里?如何没得?”

“说,说是在王府办事的,两年前惹了事,被斩了。”

容洵抿唇深思,视线却没移开半分。

若他记得没错,两年前鲁王叛乱,他府上的管家便是姓陈。鲁王一家被杀,自是包括了府上的下人。

皇室云家一门便是从青州起家,定都永安城之后,时有青州之人过来投奔。

青州离此地路途遥远,这姑娘不知道鲁王府陈姓管家的事情也属正常。加上云宋对答如流,看不出什么漏洞。

是他多想了,宫中那位可是堂堂男儿身啊。不过是容貌相像罢了。

容洵的手终于松开,留下一句,“失礼,告辞。”

拂袖离去之时,却发现衣袖被人抓住。

容洵垂眼看到了一只细白如玉的手,他抬眸去看云宋,方才的冷冽之意又起。

云宋自是看到了,但她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咬了咬嘴唇道,“公子能赏一顿饭吃么?我……”

有些难以启齿,却还是说道,“我有两日没有吃饭了。”

“手松开。”容洵冷冷说道。

云宋暗自想着,果然是条心狠手辣的恶狗,我都可怜成这样了,也没有丝毫怜悯。

云宋瑟缩收回手,退后一步,低垂头。

“拿着。”

眼前一锭银子。

云宋抬头,见容洵掌中放着一锭银子。

“不要?”

“要。”云宋赶紧抢过来,又问道,“这锭银子能让我吃一顿饱饭吗?不不不,这只要够买两个包子就够了。”

容洵本来给了银子就走人,可听云宋这么一说,便查出不对劲来,“你不知道这些能买到多少东西?”

云宋摇摇头,“当初我拿了两锭这种银子,就买了三个肉包子,卖包子说钱根本不够,叫我不必再给了。他人真好。”

容洵无语,这就是典型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那种?

“总之谢谢你了,那我去买包子吃了。”云宋拿着银子喜滋滋的去找包子铺了。

这时候,包子铺哪还有开门的?何况,就这傻样,也不知道又会被谁骗。

罢了,容洵也不想再管。今日若不是大姐安排了他与谢家女郎碰面,他也不会戴这劳什子面具出现在这里。

时候不早,是那谢家女郎爽约,他也不算忤逆了大姐的意思。

扯下面具,便露出一张脸来。

墨发如缎,细长凤眸,眼角微微上挑,他一路往丞相府走,这般的清贵公子惹了怀春少女纷纷侧目。容洵也不在意,过了一条街,总算是请静下来,却又在前面看到了那个姑娘。

竟还真的被她寻到了一家包子铺,容洵瞧见云宋接过来两个包子,就要把手中的银子大方的递过去。

容洵几步过去,抬手将她拦住。

“又是公子?怎么,你也饿了?那分你一个。”

“一个够你吃的?”

“不够也没关系,是你给的我银子,我岂能一人独享?”说话的语气带着少女该有的天真烂漫。

“放下吧,我带你去吃点别的。”

“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吃肉!”

容洵,“……”

评论专区
发布评论
同类推荐
傲娇薄爷宠妻成瘾护妻成魔
傲娇薄爷宠妻成瘾护妻成魔
水澜安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羽馨,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获得了重生。上一世的自己,因为听信了渣男恶女的算计,最终不仅连累了爱她如命的薄祁琛,自己也落了个狼狈惨死的凄凉下场。重生归来,女人自然不会再让悲剧重蹈覆辙。
重生偏执龙少放肆宠
重生偏执龙少放肆宠
抹茶味的大魔王
前世他因不善言辞,与她误会重重,最终无奈放手,而她因渣男甜言蜜语最后才知残忍无情的他才是爱的最深的人“boss你要做什么?”
深情可抵岁月长陆嫣
深情可抵岁月长陆嫣
春风榴火
20岁以前,陆嫣是个被老爸放在手掌心里疼爱的娇气富二代,直到她爸陆臻被对手算计,一夜破产。算计陆臻的男人,名叫沈括。
叶香君宁逸
叶香君宁逸
红白莲
叶政一惊,自己这女儿向来温驯,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雷厉风行。别说那群护卫,就是他都有些胆颤。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非智能人类
上辈子颜以沫错把野狗当良人,错把豺狼当亲信,最后不得善终任人欺凌,自杀才得以解脱。机缘巧合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主编力荐
傲娇薄爷宠妻成瘾护妻成魔
傲娇薄爷宠妻成瘾护妻成魔
水澜安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羽馨,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获得了重生。上一世的自己,因为听信了渣男恶女的算计,最终不仅连累了爱她如命的薄祁琛,自己也落了个狼狈惨死的凄凉下场。重生归来,女人自然不会再让悲剧重蹈覆辙。
重生偏执龙少放肆宠
重生偏执龙少放肆宠
抹茶味的大魔王
前世他因不善言辞,与她误会重重,最终无奈放手,而她因渣男甜言蜜语最后才知残忍无情的他才是爱的最深的人 “boss你要做什么?”
深情可抵岁月长陆嫣
深情可抵岁月长陆嫣
春风榴火
20岁以前,陆嫣是个被老爸放在手掌心里疼爱的娇气富二代,直到她爸陆臻被对手算计,一夜破产。算计陆臻的男人,名叫沈括。
叶香君宁逸
叶香君宁逸
红白莲
叶政一惊,自己这女儿向来温驯,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雷厉风行。别说那群护卫,就是他都有些胆颤。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非智能人类
上辈子颜以沫错把野狗当良人,错把豺狼当亲信,最后不得善终任人欺凌,自杀才得以解脱。机缘巧合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Copyright © 2021 ALL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