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铺阅读网
云舒儿傅瑾南

云舒儿傅瑾南

非烟 著
连载中
主角云舒儿傅瑾南非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由本站为大家带来,这是作者“非烟”原创的小说《云舒儿傅瑾南》,目前正在火热推广中,赶紧来本站看看吧!男人的怒火被调起,他指节分明的手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声音沙哑阴沉:“我说过不要跟我玩欲擒故纵那一套,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等有了孩子,马上给我把骨髓献了,我不想再看到雪儿被病痛折磨成那样。”
立即阅读 投诉

云舒儿心尖抽搐了下。

她不能来吗?可他明明是她老公啊,为什么却站在另一个女人身旁,还笑得那么开心。

“瑾南,我刚抽完血,现在头还很晕,你可以陪我一会吗?”她时日不多了,她很渴望,渴望傅瑾南能看看她,哪怕是一眼。

傅瑾南看着她笼着雾气的眼眸,心里闪过一丝不明情绪。

“我......”

“瑾南哥哥。”

傅瑾南没说完的话被云雪儿打断,她捂着胸口,脸色难看的大口喘气,瘦弱的身躯仿佛刮阵风就能倒。

“雪儿!”他流连在云舒儿身上的眼光移开,焦急的蹲到云雪儿身前,“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我好难受,可能是刚才吹风太久了,有点呼吸不过来......”

见她脸色发白,疼得秀眉轻拧的模样,傅瑾南顿时慌得找不着北,他手足无措的想去抱她,全然忘了等在一旁的人。

云舒儿心底酸胀难耐,她强忍着即将冒出的泪水,上前去抓住傅瑾南的手,低声道:“你一会能来看看我吗?一会就好,我不想一个人待着。”

那样会让她觉得离死亡又更近了一步。

傅瑾南这时哪还有半分心思在她身上,他抱起消瘦的云雪儿,浑身寒气肆虐,看她像看个碍眼的臭虫:“不想待着就给我滚回家!”

他冷峻的面庞犹如冰霜,抱着云雪儿从她身旁快步跑过。

云舒儿眼里氤氲的水雾再也忍不住,凝成泪珠滚滚落下。

她最终还是独自回了家,从早上到现在她半滴水未进,嘴巴干裂得泛起了白皮,缺少食物的肚子叫嚣得厉害,胃酸磨损着早已溃烂的胃壁。

浴室里,冰刃般寒冷的水兜头浇下,云舒儿打了个激灵。

她吃不下饭,想用这种办法缓解上腹的椎痛感,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强烈的呕吐感传来,她拖爬着身子趴在马桶上,咳出了血,吐出了腥臭的酸液。

吐完一番,云舒儿滑倒在冰冷的地面,气息微弱的等待着恢复体力。

“云舒儿!”一道隐有气急之势的喊声传来。

是傅瑾南,除了他再也没有任何人的声音能让她如此迷恋。

“瑾南......”她微弱的呼喊着。

下一秒,浴室的门被毫不留情的踹开,傅瑾南宛如从天而降的神祗,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出现在她视野里。

“你在干什么?!”他一声厉斥,眼眸像匿着危险的旋涡。

傅瑾南迈着长腿过来,毫不怜惜的一把抓起她,话里愠怒又厌恶:“你耳聋了还是哑巴了?!喊你那么久没听到吗?在这装什么死!”

云舒儿忍着剧痛抬起头:“你先,放......放开我。”

她太痛了,被这么粗暴的提起来,肚子里的胃囊像要掉落那般。

傅瑾南不仅没放,还掐着脖子将她提高了些,咬牙讥讽道:“怎么?见我在医院里没有留下来陪你就想跟我玩欲擒故纵那一套?我告诉你云舒儿,像你这样的贱人,哪怕是死在我面前我都不会看你一眼!”

说完,他狠狠甩开她。

“啊!”云舒儿脑袋磕在瓷壁上,花洒的水还在哗哗流个不停,打湿她的头发和单薄的衣裳。

“赶紧给我起来,少在我面前装柔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身体有多壮实。”

云舒儿半阖着眼,浑身透着股濒死之人的气息:“瑾......南,求求你,先放过我吧......”

虽然每次他在云雪儿那讨了不如意就会把气撒在她身上,但今天真的不行,她太难受了……

傅瑾南嗤笑一声,声音浸着阴毒:“放过你?那谁来放过雪儿!她从小被你们云家弃养在外,还那么年轻就患上了白血病,好日子没过过几天,而你呢!!”

说到怒处,傅瑾南再次过来死死掐住她脖颈,眼里的怒火翻腾:“明知道只有你的骨髓和她匹配,却见死不救,拿她的生命当做你成为傅家少奶奶的垫脚石,云舒儿,你真不愧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咳......咳咳......不,不是......”云舒儿痛苦的想要解释,缺氧的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水还是泪。

“不是,呵。”他勾唇讥笑,在即将要掐死云舒儿的前一秒松开了她,“我知道,你不就是想要个孩子吗?三年前只答应献血不献骨髓不就是想拿孩子做要挟。”

傅瑾南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成全你。”

听到这的云舒儿一时忘了咳嗽,她呆呆的僵硬在原地。

恐怕他忘了,一个多月前,他因为云雪儿病情恶化跑去买醉,醉醺醺回来时把她错认成了云雪儿,两人也因此发生了成为夫妻以来唯一的一次关系。

而她的宝宝也是在那时候到来的......

傅瑾南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是得偿所愿高兴过了头,心里顿时倍感恶心,“洗完了就赶紧出来,臭死了。”

浴室的门被大力甩上,里边的云舒儿抱起蜷缩的身子,埋头哭得天昏地暗。

半个小时后,裹着浴巾的云舒儿从卫生间里出来。

傅瑾南看了眼过去,眉头不耐烦地皱起,“赶紧的,做完我还要回医院陪雪儿,没空搭理你。”

她像是丢了魂,步伐虚浮地来到他跟前后,淡声道:“你走吧,我不需要。”

“你再说一遍。”这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挤出来的,足见他火气有多大。

偏偏云舒儿看透生死那般,叹了口气道:“我说......”

“云舒儿你找死吗?!”傅瑾南暴怒的打断她,扯着她的头发重重甩到了大床上。

“啊!”云舒儿嘴里的尖叫被欺压上来的男人碾个粉碎,肚子更是灼烧般痛得她喘不过气。

“傅......傅瑾南,你下去!”

男人的怒火被调起,他指节分明的手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声音沙哑阴沉:“我说过不要跟我玩欲擒故纵那一套,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等有了孩子,马上给我把骨髓献了,我不想再看到雪儿被病痛折磨成那样。”

话落,滚烫炙热的吻落了下来,云舒儿后知后觉的开始反抗:“唔、不、不要......碰我。”

谁知她越是挣扎,傅瑾南剥她衣服的手速就越快,一只手还扯着她头发逼迫她回应他。

云舒儿身体本就不适,在这场对抗中很快落了下风,豆大的泪珠子顺着脸颊滚落。

衣裳尽褪,体瘦骨露的她像朵枯萎的玫瑰,在暴雨的摧残下落了满地腐叶。

评论专区
发布评论
同类推荐
少帅的替嫁小野猫
少帅的替嫁小野猫
华裳
“阿欢,我知道这很委屈你,但我也没办法,我太爱悠悠了,拜托你了,替悠悠嫁过去吧……”养父母,还有自己一心暗恋着未婚夫,不,曾经的未婚夫,所有人昨晚说的那些话,在苏清欢的脑子里,翻江倒海的响了整整一夜。
腹黑大佬霸道宠妻
腹黑大佬霸道宠妻
华裳
为保全亲生女儿,养父母让她替嫁恶名远扬的冷少帅。传言,此人手段狠毒,心思残忍,杀人无数。相见第一天,他便在她面前,表演来了一场活剥人皮。
舒恩汐时骁陌重生文
舒恩汐时骁陌重生文
恍然大迷
“舒恩汐,你又玩什么把戏?”舒恩汐眼睛笑成月亮:“老公,不瞒你说,我想抱你大腿来着……”
工具人少帅被娶妻
工具人少帅被娶妻
华裳
冷子衡垂着眸看着,欣赏似的,慢慢看着。可苏清欢的视线,却落在一旁尖锐的桌角上,她若是就那么装上去,一定可以痛快的死掉吧。
一个要眼角膜一个要肾
一个要眼角膜一个要肾
欧耶
飞蛾扑火的火。无数次,她不想撞南墙了,想撞先生的胸膛。现实是,她撞破了南墙,却发现那边一片荒芜,药石无医。
主编力荐
傲娇薄爷宠妻成瘾护妻成魔
傲娇薄爷宠妻成瘾护妻成魔
水澜安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羽馨,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获得了重生。上一世的自己,因为听信了渣男恶女的算计,最终不仅连累了爱她如命的薄祁琛,自己也落了个狼狈惨死的凄凉下场。重生归来,女人自然不会再让悲剧重蹈覆辙。
重生偏执龙少放肆宠
重生偏执龙少放肆宠
抹茶味的大魔王
前世他因不善言辞,与她误会重重,最终无奈放手,而她因渣男甜言蜜语最后才知残忍无情的他才是爱的最深的人 “boss你要做什么?”
深情可抵岁月长陆嫣
深情可抵岁月长陆嫣
春风榴火
20岁以前,陆嫣是个被老爸放在手掌心里疼爱的娇气富二代,直到她爸陆臻被对手算计,一夜破产。算计陆臻的男人,名叫沈括。
叶香君宁逸
叶香君宁逸
红白莲
叶政一惊,自己这女儿向来温驯,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雷厉风行。别说那群护卫,就是他都有些胆颤。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非智能人类
上辈子颜以沫错把野狗当良人,错把豺狼当亲信,最后不得善终任人欺凌,自杀才得以解脱。机缘巧合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Copyright © 2021 ALL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