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铺阅读网
钟晚柳常青鬼差

钟晚柳常青鬼差

蜀三仙兔 著
连载中
《钟晚柳常青鬼差》小说主角钟晚柳常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由本站在此提供,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钟晚柳常青的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快来看看吧。 .柳常青吹了声骨哨,使唤钟晚:“去,把你放走的三千只恶鬼抓回来。”为了活命,钟晚照做。她举着那收魂袋里的三千恶鬼...
立即阅读 投诉

钟晚脸上的笑顿时僵住。

她哀嚎道:“现在都凌晨了!”

“而且,”钟晚指了指墙上的钟,示意他看一眼,“我是人,我得睡觉,猝死了就没法帮你抓鬼了。”

柳常青将她的手腕握住,冷笑一声:“动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你见过哪只鬼是在白天活动的?再说,你死了不正好?爷就省事儿了。”

钟晚听后,突然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而且,她也没法反驳。

“跟我走。”他放开钟晚,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袍。

钟晚愣了一下,抬头看他。

这一看才发现,眼前的男人长了一副温润公子的模样,身形却有些高大,穿着黑色的金丝锦袍,看上去贵气十足,浑身上下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看着看着,钟晚同他冰冷的眼神对上。她打了个哆嗦,回过神来。

他皱了眉头,似乎有些不满:“在抓鬼的时候走神,你必死无疑。”

钟晚听后,在心头无声咆哮:你刚可不是这样说的!说好了要保我一命,你这个骗子!

想归想,钟晚不敢真的说出来。

她闷闷答道:“知道了。”

柳常青看了她一眼:“走。”

“等等。”钟晚拉了他一下,“婆婆怎么办?”

柳常青说:“我们走后,咒术会自动解除。”

钟晚放心了。

她愧疚的看了一眼,还保持着诡异姿势的问米婆,然后跟着柳常青走了。

等他们俩站在那无人的街道上时,钟晚才突然紧张起来。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柳常青,想着要是真的鬼来了,他能不能应付?

好歹是个鬼差,应该也不至于弱得打不过一只鬼吧。

而且,鬼是什么样子,钟晚从来没见过。

想后,她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柳常青看了她一眼,不知从哪变出个手机来,扔给钟晚。

钟晚手忙脚乱的接住,看着手里的手机,她有些无语,居然是粉红色的!

她有些鄙夷的看了柳常青一眼,觉得他的怪癖可不是一般的多。

她的眼神毫不遮掩,看得柳常青青筋直冒。

他捏紧拳头忍了又忍,咬牙道:“这是另外一个鬼差的,她暂时离职了,先借你用用。”

钟晚“哦”了一声,点点头:“我说呢。”

柳常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打开,我教你如何抓鬼。”

钟晚操作后发现,这部手机和她现在使用的很像,到也不会有操作上的障碍。

看着有些熟悉的界面,钟晚笑道:“没想到地府也用这么高科技的东西。”

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是不是还需要用什么抓鬼袋?”

毕竟从小到大,钟晚都是在电视上看到这些东西,也没实践过,所以她直接就往那方面想。

柳常青看了她一眼,说道:“打开相机,对着鬼拍一张照片就捕获了,无需用抓鬼袋。”

还是挺简单的,钟晚点了点头。

她熟悉手机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豪华汽车。

“上车。”柳常青走上前,打开车门一脚跨了进去。

钟晚赶紧把手机放好,上了车,乖巧的坐在柳常青身旁。

上车后她才发现,这辆车居然只有后排有座位,前面没有司机没有座椅,没有方向盘,原本仪表盘的地方却是一排操作按键。

钟晚正疑惑着,这车突然自己启动,然后匀速往前开去。

新鲜感暂时冲淡了恐惧。

钟晚侧头看向柳常青,只觉得撇开他身上的青色光芒不提,但从外貌上看,是个挺有魅力的男人。

可惜啊,他是鬼差,她是人,他们现在也不是去约会,而是去抓鬼。

钟晚侧头看向窗外,看着两旁的景物飞速倒退。

一人一鬼在车上静静的坐着,难得有片刻和谐,不知过了多久,车缓缓停在路边。

“下车。”柳常青说道。

钟晚刚打开车门,余光瞥见柳常青一动未动,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不下?”

柳常青看了她一眼,说道:“鬼差身上有光,小鬼看见后会跑,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你抓鬼的原因。”

钟晚猛地将门关上,赖在座位上不下去了。

柳常青冷冷说道:“下车。”

“我不下,要去一起去!”

一想到外面有鬼,钟晚怕得不行,顿时觉得还是留在车上安全些。

柳常青见她是铁了心的要留在车上,随即侧过身子面向钟晚,往她身上压了下去。

他一靠近,钟晚就闻到他身上浓浓的死气,只觉得自己快窒息了,她知道他是想逼她下车,可她就是不下。

两人在车上僵持着,谁也不肯退让。

柳常青居高临下,狭长的眼微微眯上,恶狠狠的看着钟晚,像是狂风暴雨前的隐忍。

他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的说道:“现在,下车。”

钟晚干脆把眼睛闭上,想着不看就不怕了,反正都是死,她宁愿死在柳常青的手里。

哪知柳常青没想杀她,也没允许她赖在车上,拎着她的衣领,车门自动打开,然后他手一抛,就把钟晚给扔出车外。

钟晚重重的摔在地上,痛得全身发麻!她横躺在地上,一时竟然爬不起来。

车门当着她的面无情关闭,然后轰隆一声巨响,黑色豪车扬长而去。

钟晚气得破口大骂:“柳常青你个傻X,你怎么不去死!”

骂完,她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傻的。

她现在离开柳常青的控制,她还抓什么鬼啊,她可以回家了啊。

这样一想,钟晚瞬间心情大好,她飞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准备打开车回家。

突然,包里的手机响了,钟晚一看,是柳常青给她的那部。

钟晚正想挂断,那手机忽然自动按了接通键。

柳常青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四周设了结界,你只有抓了鬼才能从这里出去,完成任务后,我来接你。”

说完,柳常青那边倒是先挂了电话。

钟晚气得想把手机砸到地上,忽然想到这手机可是她抓鬼的唯一工具,咬碎了牙,忍了这口恶气。

钟晚苦笑一声,跑也跑不掉,还能咋办,硬着头皮上吧。

想后,她抬头观察四周。

她现在所站的地方是一条老街,整条街道的房屋都还是上个时代的那种,外墙皮几乎都掉了一层,要是在这拍恐怖片,一点都不突兀。

这里的一砖一瓦,都像是个上了年纪老人,饱含风霜。

钟晚在这个城市里生长了十八年,从来没到这来过。

街边的路灯很矮,上面生了不少的锈迹,那昏黄的灯泡一闪一闪的,像是随时都可能断气。

离钟晚几步之外,屹立着一栋老式居民楼,所有窗户都是黑漆漆的,像是无人居住。进入大楼的铁门挂着一把大黑锁,楼的旁边是一家陈旧的照相馆,照相馆的卷帘门半开着,似乎在等人。

钟晚将手机的照相模式打开,对着眼前的景象,慢慢的看着。

柳常青给她提供的信息很少,她要抓鬼,却不知道鬼在哪,她需要自己去把那鬼给找出来。

看看究竟是在这楼里,还是在这照相馆里。

鬼差的手机有夜间功能,即使四周阴暗,但屏幕画面却十分清楚,而且,从画面上看,照相馆那半开的卷帘门,还散发出阵阵绿色烟雾,正在源源不断地从那照相馆里飘出。

应该就是照相馆了,至少从画面上看,那栋大楼除了黑了点,阴森了点,别的,看不到任何鬼气。

钟晚举着手机,慢慢的往照相馆靠近。

里面,比外面更黑。

钟晚低下头,用手机看了一眼照相馆。

她只能看见里面绿色的烟雾,别的什么都看不见,被那绿色的烟雾全部挡住。

这鬼气,是有多浓?

钟晚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她的腿蹲在卷帘门下,迈不进去。

她好想回家……要不然试着求求柳常青?

脑中的念头刚刚升起,钟晚又自己驳回了。

柳常青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他如果是个心软的人,就不会把她从车上丢下来了。

想后,钟晚欲哭无泪,只好硬着头皮举着手机,往照相馆里走去。

她经过卷帘门的时候还抬头看了一眼,就怕那卷帘门像电视剧里一样,突然掉了下来。

钟晚正这样想着。

她刚站在屋里,身后轰隆一声巨响,卷帘门没掉下来,它只是突然关上了。

钟晚,被关在了照相馆内。

钟晚吓得大叫一声,抱头蹲在地上,缩成一团,像个鹌鹑。

“嘻……”

一声笑,从黑暗中传入钟晚的耳中。

钟晚惊恐的瞪大了眼,她没听错,她被鬼嘲笑了。

真的有鬼。

钟晚缩着脖子,蹲在地上,一步一步往旁边挪去,她想靠着面墙,至少会安心些。

一步,两步……第五步的时候,她摸到了卷帘门。

钟晚松了口气,咽了咽口水,重新把手机拿出,对着屋内细细看着。

不知为什么,绿色烟雾在手机屏幕里消失了,她借着手机也看清了照相馆内的景象。

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照片,全是黑白色的人像,像是老式登记照,也像是遗像。

有的面带微笑,有的板着脸面容严肃,有的穿着旗袍,有的穿着中山服……

钟晚举着手机,从左往右,慢慢的看了过去,她从左边的第一张照片,看到右边的最后一张,她都没在手机里看到鬼影。

该不会是柳常青骗她,这个相机根本就拍不到鬼吧!

钟晚将手机放下,低头,疑惑的晃了晃手机。

“嘻嘻……”轻笑声再次传来。

不过这次,是在钟晚的耳边,气息吹动了她耳畔的发丝,飘起,滑过她的脸颊,又落下。

钟晚浑身绷紧,她翻转相机镜头,颤抖着手,慢慢的将手机举起,对准自己的脸。

手机画面上,浓浓的绿色烟雾积聚在钟晚的肩旁,一双如牛般的大眼,正和她一样,看着手机的画面。

甚至,还眨了眨眼。

钟晚按下快门!

咔擦!

“啊!!!”

评论专区
发布评论
同类推荐
惊悚外卖
惊悚外卖
何浩笙
我们在聚会的时候突然遇到奇怪的外卖,同事无意中解开了外卖后,竟然发现里面藏着一块很诡异的人形橡皮糖,而且这橡皮糖竟然和我的同事刘虎一模一样。
我是阳间引魂使
我是阳间引魂使
叫我陈木曦
离奇的梦境,亲人的失踪,意外的收获,以及与地府的协议,这一些看似巧合的东西,往往一旦拼凑在了一起那便...
养狐为妻张扬
养狐为妻张扬
王十四
我是一个灾星,生来就很不祥,爷爷为了保我的命,从小就给我定下了一门非比寻常的亲事……
灵纹姜铭
灵纹姜铭
九鸽
讲一讲我给岛国一个女明星纹完纹身后发生的诡异经历……
逆命
逆命
忆苦本尊
我出生不久就夭折了,是一群黄皮子把我刨了出来,爷爷说我不该存活在世上,这是我的宿命,可是我不甘心,我命由我不由天。
主编力荐
叶香君宁逸
叶香君宁逸
红白莲
叶政一惊,自己这女儿向来温驯,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雷厉风行。别说那群护卫,就是他都有些胆颤。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非智能人类
上辈子颜以沫错把野狗当良人,错把豺狼当亲信,最后不得善终任人欺凌,自杀才得以解脱。机缘巧合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颜以沫季倾斐
颜以沫季倾斐
非智能人类
这辈子她要把那个贱男狠狠踩在脚下,把那些吸血鬼的牙一颗颗拔下磨成皇冠亲自为自己加冕!季影帝:宝贝说得好,宝贝说得对,宝贝已经三分钟没抱抱我了,难道利用完就要扔?
掌家娇妻俊俏郎
掌家娇妻俊俏郎
夏芒
杜风眠有朝一日从末日穿成一个傻兮兮的童养媳,刚穿过来就上演一场被婆婆捉奸的好戏,出轨对象居然还是和她同门的四叔! 这下杏花村可热闹起来了。
杜风眠杨子规
杜风眠杨子规
夏芒
本来以为被捉奸就是人生低谷了,谁知道娘家人一个赛一个的奇葩,包子爹,圣母娘,极品奶奶,还有几个不成器的半大孩子,杜风眠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可谁让她灵泉在身,实乃不认命之人呢,且看她在这绝境中开辟一方家园。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Copyright © 2021 ALL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