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铺阅读网
阴差夫人钟晚

阴差夫人钟晚

蜀三仙兔 著
连载中
钟晚柳常青小说免费阅读,阴差夫人钟晚by蜀三仙兔完整版在线看由本站为您带来,这是一部精彩绝伦的小说,题材新颖有看点,让我们走进作者蜀三仙兔笔下的世界。我刚刚考上大学,原本以为要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却在某一天被只青面獠牙的恶鬼缠上,我找问米婆帮忙想要除掉恶鬼,哪知这鬼却是位来自地府的大人物,就连问米婆都得敬他三分.....
立即阅读 投诉

“我觉得…有恶鬼缠着我。”

狭小的屋子中间,摆了一张四方桌,桌上放了一支毛笔,一张泛黄的宣纸,还有一只红烛正熊熊燃烧着。

红烛是屋子里唯一的光源,奇怪的是,那红烛所散发出来的光,也是红色的,照得整个屋子,就连那大白墙,都是红彤彤的。

钟晚说完刚才那句话,就说不下去了,她脸色惨白,满怀希冀的看着身旁的问米婆,等待着她的回答。

问米婆双目紧闭,两手捧着一把生米,嘴里念念有词,随后,她将米一把洒在桌上。

稀稀拉拉的响声,引得钟晚的目光落在散落一桌的米上。

问米婆睁开眼盯着那米,过了半晌,她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恶鬼……”

钟晚疑惑说道:“不是恶鬼?可我已经连着六晚上,都做了同样一个噩梦,而且我记得很清楚,梦里追着我的,就是一只青面獠牙的鬼!”

问米婆摇了摇头,幽幽说道:“要真是恶鬼,还好办些,但从这米的显示来看,缠着你的不是恶鬼,而是地府鬼差。”

“鬼差!?”钟晚忍不住惊讶道。

问米婆点了点头,取过桌上的红烛照亮,凑近钟晚的脖颈处细细察看,然后她取来一面镜子,示意钟晚自己看看。

钟晚半信半疑的接过镜子,对着自己脖颈处一照。

顿时吓得她浑身一抖,镜子都差点砸到地上!

问米婆看了她脖子一眼,解释道:“你脖子上的那道黑色痕迹,就是锁魂鞭勒过后所留下的印记……而且,已经过了六天,今晚就是第七天,只要凌晨十二点一到,你的魂就会被那锁魂鞭勾走。”

“魂没了……我是不是就死了?”

问米婆点了点头。

她转过身去,看着桌上的宣纸说道:“不过,还有一个办法,我们可以把‘他’请到这来谈一谈。”

“他是谁?”

问米婆说道:“缠着你的,乃是黑无常范八爷下头的人,名叫柳常青。”

钟晚更加疑惑:“他为什么会找上我?”

问米婆瞥了她一眼:“鬼差不比游魂,他们一向不找活人的麻烦,你肯定是哪处惹到他了。”

钟晚吓得脸顿时就白了,两只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她拉着问米婆的衣服,哀求道:“婆婆你得救救我啊!”

问米婆叹了口气:“你先别急,得看他给不给老婆子这个脸面,若是他能来,你倒还有活命的机会。”

钟晚问道:“若是不来呢?”

“不来,你就赶紧回家去吃顿好的吧。”

说完,问米婆不再耽搁。

她起身回屋,不知从哪拿来了几根细小的香烛,插在香炉里。

随后她又拎来一壶茶水,倒满了桌上的三个茶杯,接着,她又用一块崭新的毛巾,认认真真的擦拭了一遍对面无人坐的板凳。

问米婆做完这些后,才重新在钟晚身旁坐下,对着那红烛就开始念着咒语。

她的语速极快,钟晚听不清她在念什么,大概猜到了她是在请鬼差。

突然!

那杯里的茶水,在钟晚的注视之下,瞬间降下了一厘米!

问米婆似乎也察觉到了这变动。

她睁开眼看向对面,站起身来,向着那无人的对面恭敬的行了一礼,随后她开门见山的问道:“请问柳大人,钟晚犯了何罪?”

钟晚牢记问米婆的叮嘱,尽管现在怕得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她也没发出半点声响。

摆在桌上的毛笔,忽然悬空立了起来,然后笔尖,轻轻的落于纸上。没有沾上一点墨水的毛笔,竟然写出了字。

钟晚正大感神奇,钟婆子忽然把纸上的字,念了出来。

“欠债,当还。”

钟晚扭头看向问米婆,满是不解。

问米婆继续问道:“柳大人,不知这丫头欠了您什么债?”

问米婆话语一落,屋外突然狂风大作。

紧接着,那风将屋里的几扇窗户全部吹开,铁窗砸到墙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钟晚吓得差点尖叫,赶紧伸手将嘴死死捂住。

狂风席卷屋内,吹得屋子里的一些杂物在空中飞来飞去,就连桌上的茶杯都摔在地上砸个粉碎!

钟晚害怕得缩到桌子底下。

这里没有风。

钟晚轻声的舒了口气,哪知她一抬头,鼻尖恰好蹭过一层黑色的绸缎衣袍,浓浓的死气顿时扑面而来,钟晚吓得全身绷紧。

这腿,可不像女人的腿。

钟晚反应过来,面前坐着的男人,就是勾她魂的鬼差。

过了半晌,风渐渐停了。

男人静静的坐着,像是一具无法动弹的尸体,并没有像钟晚想象中的一样,探下身子来抓她。

钟晚小心翼翼的活动了一下,蹲得麻木的双腿。

她回头望了一眼问米婆,觉得那边才是安全的,她慢慢的挪了过去。

哪知钟晚蹲得太久了,腿刚一动,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往柳常青的腿上倒了下去!

眼看着离柳常青的腿越来越近,死气愈发浓厚,钟晚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也就在她的尖叫即将冲出喉咙的一瞬间,衣领突然被人从后面死死拉住——才使得她没有一下子倒在柳常青的腿上。

钟晚的心情如同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只觉得这场面比看恐怖片还刺激。

钟晚松了口气,冷汗从额间低落。

问米婆拉住钟晚的衣领,一使劲儿,将她拽回自己腿下。

钟晚一把抱住问米婆的小腿,觉得问米婆就是她亲奶奶一样,差点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出来。

就在钟晚被吓得要晕过去的时候,一道清冷的男声幽幽传来:“钟晚如今是地府要犯,我劝你一个凡人不要插手此事,赶紧将她交予我。”

钟晚将问米婆的小腿抱紧。

问米婆皱了眉头,没有应答,似乎在犹豫着。

钟晚心头一紧,不再相信问米婆,她以极快的速度从桌下爬出,往那大门冲去。

“蠢丫头!”问米婆骂道。

柳常青在她身后冷笑一声:“想跑?”

眼看着大门就在眼前,钟晚忽然被一道无形的力量给拉回桌旁,眼里一阵天旋地转,她倒了下去。

半晌,她回过神来。

发现自己的腰被鬼差单手搂住,而她正坐在他冷冰冰的大腿上。

虽然是夏季,但钟晚觉得自己像是抱了一块冰似的,冷得刺骨。

柳常青低头,凑近她脖颈细细的闻了闻,用那指节分明的手,挑起钟晚的下巴,阴冷的笑了笑,说道:“做错事,就想跑?”

钟晚一抬头,就愣住了。

实在是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桌上的红烛熊熊燃烧着,那红色的光芒映在男人的脸上,显得五官更加深邃。

他的双目狭长,一张精致的脸,如同大师费尽心血打磨出来的一样,在那质感极好的黑色衣袍的衬托之下,更是让他多出几分诡秘的气质。

神秘,引人探索。

眼前的男人,和钟晚梦里那个青面獠牙的恶鬼,差距甚远。

除了他脸上泛着的青色光芒有些瘆人以外,别的,完美得挑不出任何毛病。

只需一眼,就把钟晚的魂给吸走了。

可无论再帅,她也没命看啊。

钟晚咽了咽口水,哀求道:“鬼……鬼差大人,我活了十八年,从来没做过一件恶事,您要不帮我跟阎王老爷说个情,让他饶我一命?”

他玩味一笑:“鬼差大人?”

钟晚扭头向着问米婆挤眉弄眼,示意她快点救她,哪知问米婆坐在那一动不动,像是电视剧里被法术定住了一样。

钟晚绝望的回过头来,看着几乎跟她贴面的柳常青,怕得差点哭了出来。

柳常青深深的看了钟晚一眼,说道:“要我帮你求情倒也不难,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两件事。”

有了活的希望,钟晚疯狂点头。

柳常青说:“帮我抓恶鬼,三千只。”

钟晚的头,顿住了。

随后她赔笑道:“鬼差大人,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抓鬼不是我的专业啊,要不,我把我那个佛学专业的同学找来,要他帮你?”

柳常青冰凉的手,轻轻放在了钟晚的脖颈上。

他似笑非笑道:“难道你就不怕我?”

钟晚闭了闭眼,开始胡说八道:“鬼差大人英俊潇洒俊朗非凡,小女子仰慕不已,至于抓鬼一事,听闻那些恶鬼青面獠牙,所以相比之下,小女子更愿意跟大人您在一块儿。”

“哈哈……不错不错。”

大概是钟晚的这番话说得对了他的心意,柳常青爽朗的笑了几声后,随后松开了她的脖颈。

钟晚看着他笑,觉得还不如刚才那样板着脸,这种似笑非笑的神情,更瘆人了。

钟晚瞥开视线。

柳常青却像看穿她心思一般,用手掐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掰了回来。

他冷笑道:“既然愿意跟着爷,那爷一会儿就带你回地府去。”

这话说得,钟晚毫无选择。

她妥协道:“若是抓鬼,您能保我不死吗?”

“可以。”

钟晚闭了闭眼,赴死般的点了下头:“好,还有一件呢?”

柳常青说:“等你抓完这三千只鬼,我再告诉你。”

迫于小命在他手中,钟晚只得憋闷的点了点头。

柳常青终于满意了,笑道:“真乖。”

看着他笑,钟晚觉得牙都疼了。

柳常青打了个响指,一根银白色的项链忽然出现在空中,漂浮着。

“低头。”他说。

钟晚不敢反抗,顺从的低下头去。

柳常青将那项链戴在了她的脖颈上。

钟晚用手摸了摸,摸上去像骨头……是半截手指!

她面色一白,连忙松开了手,看了鬼差一眼,却不敢问。

柳常青一瞧她那神情,说道:“那东西,叫骨哨。”

钟晚“呵呵”的笑了笑:“名字不错。”

柳常青也勾了勾嘴角:“独一无二。”

“这是什么骨头?”钟晚壮着胆子问了出来。

柳常青放在钟晚腰上的手,微微一动。

他紧紧的看着钟晚,加重了语气:“莫问太多,你戴着就是,要是丢了,我就杀了你!”

小命要紧。

钟晚闭紧了嘴,狂点头。

柳常青阴冷的笑了笑,拍了拍钟晚的屁股:“走了。”

钟晚先是僵了一下,随后欣喜问道:“我可以回家了?”

柳常青似笑非笑道:“抓鬼。”

评论专区
发布评论
同类推荐
惊悚外卖
惊悚外卖
何浩笙
我们在聚会的时候突然遇到奇怪的外卖,同事无意中解开了外卖后,竟然发现里面藏着一块很诡异的人形橡皮糖,而且这橡皮糖竟然和我的同事刘虎一模一样。
我是阳间引魂使
我是阳间引魂使
叫我陈木曦
离奇的梦境,亲人的失踪,意外的收获,以及与地府的协议,这一些看似巧合的东西,往往一旦拼凑在了一起那便...
养狐为妻张扬
养狐为妻张扬
王十四
我是一个灾星,生来就很不祥,爷爷为了保我的命,从小就给我定下了一门非比寻常的亲事……
灵纹姜铭
灵纹姜铭
九鸽
讲一讲我给岛国一个女明星纹完纹身后发生的诡异经历……
逆命
逆命
忆苦本尊
我出生不久就夭折了,是一群黄皮子把我刨了出来,爷爷说我不该存活在世上,这是我的宿命,可是我不甘心,我命由我不由天。
主编力荐
叶香君宁逸
叶香君宁逸
红白莲
叶政一惊,自己这女儿向来温驯,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雷厉风行。别说那群护卫,就是他都有些胆颤。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非智能人类
上辈子颜以沫错把野狗当良人,错把豺狼当亲信,最后不得善终任人欺凌,自杀才得以解脱。机缘巧合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颜以沫季倾斐
颜以沫季倾斐
非智能人类
这辈子她要把那个贱男狠狠踩在脚下,把那些吸血鬼的牙一颗颗拔下磨成皇冠亲自为自己加冕!季影帝:宝贝说得好,宝贝说得对,宝贝已经三分钟没抱抱我了,难道利用完就要扔?
掌家娇妻俊俏郎
掌家娇妻俊俏郎
夏芒
杜风眠有朝一日从末日穿成一个傻兮兮的童养媳,刚穿过来就上演一场被婆婆捉奸的好戏,出轨对象居然还是和她同门的四叔! 这下杏花村可热闹起来了。
杜风眠杨子规
杜风眠杨子规
夏芒
本来以为被捉奸就是人生低谷了,谁知道娘家人一个赛一个的奇葩,包子爹,圣母娘,极品奶奶,还有几个不成器的半大孩子,杜风眠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可谁让她灵泉在身,实乃不认命之人呢,且看她在这绝境中开辟一方家园。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Copyright © 2021 ALL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