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铺阅读网
林阴阴陈伟

林阴阴陈伟

终南山洛洛 著
连载中
主角名是林阴阴陈伟的热门小说叫做《林阴阴陈伟》,该小说的作者是终南山洛洛,文中剧情身临其境的感觉一直围绕着读者,符合热门小说一贯的作风,喜欢看小说的读者们可千万不能错过了。师父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讲究规矩。要是让师父知道,我为了钱竟然接了月半挖坟的生意,肯定会扒了我的皮。
立即阅读 投诉

我叫林阴阴,今年十九岁,是个孤儿,也是个挖坟人,不过我这个挖坟跟盗墓的挖坟不同。

我是实实在在的帮将要下葬的挖坟,是行好事积福报。

当然你可能会说现在的人都用公墓,谁还挖坟这不是吹牛吗?

还真不是,大城市的确都有公墓,好一点的还可以去买什么园林报恩福地之类的。但在落后的偏远小城市,就算响应政策从土葬改成了火葬。

但下葬总是需要的,而但凡有需要下葬的,就需要我们挖坟人。

我们这个行业虽然跟那些阴阳师,风水师不同,但其实也有讲究,比如挖坟不下葬、雷天不挖坟、月半不动土等等。

不过诸如此类的禁忌,都挡不住一个字——那就是钱。

这不,前几日我刚接了一个单子,对方要求月半时分才能开始挖坟。起初我是拒绝的毕竟规矩摆在哪,但架不住对方的一再加钱,加之从小抚养我长大的师父寿辰将至,而我又囊中羞涩,所以最终还是接下了这单生意。

可是,当我和店内的另外一个伙计,小王来到现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怵。

“我们不是早就说过挖坟当日不下葬吗?”我看着不远处的黑色骨灰盒,脸色十分难看的质问道。

本来月半十分动土就是忌讳,他要是还马上下葬,那这笔生意我真做不了。

“小师父,你不要误会,你们的规矩我当然知道,这骨灰盒是等下搭灵堂要用的,不是准备下葬。”陈伟解释道。

陈伟住在我们隔壁的镇上,对他家我并不了解。但我们这的习俗都是人死了,先停灵三天然后再去火化领回骨灰,从来没听过用骨灰盒摆灵堂的啊。

“小师父,这是……”

谁曾想陈伟,还没解释完一个穿着大红色衣服的中年女人,就走了过来:“我说你们收钱办事,怎么那么多废话呢。我们又不会少给你一分钱。”

我虽然不会看相,但这中年女人尖刀眉,蛇蝎眼,一脸刻薄,一看就是个不好相与的人。跟这样的人有理都说不清,我自然不愿意浪费时间。

“这不是钱的问题,今日挖坟本来就犯了忌讳,你们如果马上下葬更是会祸延后代。你们不怕倒霉我怕,所以这钱我宁愿不赚。”说完,我喊上了小王准备转身离开。

小王一向听我的话,见我都这么说,他赶忙跟上没有半点迟疑。

可没走两步我俩却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几个男人给拦了下来。这几人我们之前都没看见,但显然这一路上他们都跟着,否则不会出现的这么及时。

“陈先生,你这是要干什么?”我转头目光凉飕飕的看着陈伟:“难不成你是准备用强?”

陈伟没有回应我,他身边的红衣女人倒是越发面露凶相。

见此小王有些慌,也不怪他,他是最近才被师父招入店里,比我还小三岁对于这些事他本来就害怕。

要不是家里太穷,想必也不会来我们店里。

不过……

“陈先生,你若是真要用强我们人少势微也没办法。但我奉劝你考虑清楚,毕竟我师父的名号想必你是听过的。而且我们挖坟这一行虽然没有风水师厉害,但我们如果在挖的途中做个什么手脚,到时候……恐怕你要后悔。”我似笑非笑的看着陈伟,说道。

何谓祖坟?

要知道人生在世想要运气好事事顺,除了自身努力以外,还要依靠父母的帮衬。生前是直接帮助,死后嘛,就是那一亩三分地的祖坟庇佑。

有人曾说过祖坟好,家宅兴旺事事亨通。

祖坟衰败,则祸延三代。

陈伟听了我的话,脸上立马挤出一抹笑容,陪笑道:“小师父,你误会了,我哪里是要用强啊。这不是前面就在办灵堂嘛,他们这是来取骨灰盒的。再说了林师父的大名,这十里八乡谁人不知道。我们也正是因为林师父,所以才特意找到你们的。”

“他们真的是来取走骨灰盒的?你们在前面真的摆了灵堂?”我依旧有些不相信。

陈伟却坚定无比的点了点头:“真的,当然是真的。”

说着他还指了指远处的亮灯的地方,而这几个男人也随之点头:“小师父,我们真的是来取走骨灰盒的。”

我顺着陈伟的指引看了看,远处地方灯火通明像是在做些什么。又思索的片刻,最终点头:“成,那我们开始挖坟吧。不过挖好以后我想去你们摆灵堂的地方讨杯水喝可以吧?”

农村摆灵堂听起来恐怖,实则热闹得很。

不光有人通宵打牌吹牛,还是宵夜水果,除去中间搭着的花圈和纸人,看起来跟普通的聚会一样热闹。

所以别说喝水,吃饭都不成问题。

而我之所以这么说,也不是真口渴,而是想要看看这陈伟到底有没有说谎。

陈伟身旁的中年女人听到我这话,似乎张嘴想要回应什么。却被陈伟的一句:“好的,小师父没问题,那饮料酒水都有到时候你随便喝。”给硬生生的打断。

那中年女人的反常,我自然是看在眼里的,不过看着左右等下要去验证。

何况如果是假的我只需要拖过今晚也就无碍,便没有再多做耽搁,而是对小王说道:“开始吧,按照我之前跟你说的做,我俩一起动作早些干完,早些去陈先生那好好喝一杯。”

说这话的时候,我故意看了陈伟一眼,他瞥见我的眼神当即点头道:“好好好,到时候一定招待两位小师父。”

小王听了我的话,乖乖的将背包中的装备拿了出来。

我们按照陈伟之前的意思,给他挖了个不大不小的四方坟地,不过一切弄好以后我还是多留个心思,将早就藏在右手的东西,悄悄的放在了坟地里。

随后趁着没人注意,又将拿东西用周边的土掩盖了起来,一切大功告成后。

我站起身道:“陈先生,弄好了你看看吧。”

挖坟听起来玄乎,但实际也是个工作,既然是工作自然也需要客户验收。

陈伟似乎对这坟地也特别在意,并没有半点马虎,而是认认真真的打量了许久,甚至还带来了卷尺测量了坟地的高度和宽度,发现一切都没有错漏后。

这才恭恭敬敬的将剩下的尾款给了我。

我当着他的面将钱点了一遍,随后道:“陈先生,钱没错,那咱们去灵堂坐坐吧。”

我是贪钱,但规矩不能乱。

何况同时犯了两项禁忌,可是真的要出大事的。

陈伟似乎没想到,我都收了钱还惦记这事,身子有些僵硬的愣在原地。

我见此情况,好声解释道:“陈先生并非我不相信你,也不是没事找事。而且这挖坟当日不下葬是祖宗留下的规矩。本来我们今日月半时分动手就犯了忌讳,要是再犯只怕对你我两家都不是什么好事,毕竟有些事咱们还得提前注意不是。”

“小师父,说的是。”陈伟听了我的话,态度倒是很好,但行动却始终跟不上。

正当我想要继续催促他的时候,突然“铃铃铃”的声音传来。

我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口袋,才发现是我的手机响了,结果不看来电显示还好,一看我登时吓的一哆嗦。

赶忙转身走了几步,去远处接电话。

刚意点开,我师父的声音就传来了过来:“林阴阴,不是让你看店吗?这个时候你不在店里,王昊也不在你俩是不是背着我接生意了?”

师父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讲究规矩。

要是让师父知道,我为了钱竟然接了月半挖坟的生意,肯定会扒了我的皮。

所以我赶忙否认:“没,我和小王在外面吃东西呢。”

“在哪吃?”师父问道。

“就在那家我们经常吃的店啊,师父,你别生气我马上回来,马上!”说完为了怕露馅,我马上挂断了电话。

同时拉着小王就准备跑,却被陈伟的喊住:“小师父,那你们还去不去看灵堂啊?”

都这个时候我还看什么灵堂,再看我自己都要进灵堂了!

“不看了不看了!”我一边带着小王往前跑,一边回头挥手:“你可记得今晚千万不要下葬就成,我们先走了。”

“好,小师父慢走啊。”陈伟笑着朝我们挥了挥手。

只可惜那时候我走的太着急,完全没有回头看,当时如果我回头就可以发现。

陈伟的笑容里蕴含了太多的诡异,但人生没有后悔药。

火急火燎的赶回了店里,我也一心想着隐瞒师父并没有告诉他真相。

而师父似乎像是真的累了,询问我和王昊几句后竟然也没有再深究。看着师父离开的背影,我忍不住低声问道:“小王,是我说谎的技术提高了吗?”

不然师父怎么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了?

“阴阴,我觉得师父多半是今日累着了。”犹豫了片刻王昊又道:“不过咱们可说好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啊。”

“放心吧,今天赚的这么多完全可以给我师父过个大寿了,我不贪心。”说着,我还抽出了几张,递给王昊:“喏,这是你的那份。”

王昊起初不肯接,还说他拿了工资不能收这额外的钱,但最终在我的说服下,他还是将钱收了起来。

而后我和王昊两人,又将店门关了,各自回房睡觉本以为这一夜会和往常一样,不曾想却。

评论专区
发布评论
同类推荐
惊悚外卖
惊悚外卖
何浩笙
我们在聚会的时候突然遇到奇怪的外卖,同事无意中解开了外卖后,竟然发现里面藏着一块很诡异的人形橡皮糖,而且这橡皮糖竟然和我的同事刘虎一模一样。
我是阳间引魂使
我是阳间引魂使
叫我陈木曦
离奇的梦境,亲人的失踪,意外的收获,以及与地府的协议,这一些看似巧合的东西,往往一旦拼凑在了一起那便...
养狐为妻张扬
养狐为妻张扬
王十四
我是一个灾星,生来就很不祥,爷爷为了保我的命,从小就给我定下了一门非比寻常的亲事……
灵纹姜铭
灵纹姜铭
九鸽
讲一讲我给岛国一个女明星纹完纹身后发生的诡异经历……
逆命
逆命
忆苦本尊
我出生不久就夭折了,是一群黄皮子把我刨了出来,爷爷说我不该存活在世上,这是我的宿命,可是我不甘心,我命由我不由天。
主编力荐
傲娇薄爷宠妻成瘾护妻成魔
傲娇薄爷宠妻成瘾护妻成魔
水澜安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羽馨,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获得了重生。上一世的自己,因为听信了渣男恶女的算计,最终不仅连累了爱她如命的薄祁琛,自己也落了个狼狈惨死的凄凉下场。重生归来,女人自然不会再让悲剧重蹈覆辙。
重生偏执龙少放肆宠
重生偏执龙少放肆宠
抹茶味的大魔王
前世他因不善言辞,与她误会重重,最终无奈放手,而她因渣男甜言蜜语最后才知残忍无情的他才是爱的最深的人 “boss你要做什么?”
深情可抵岁月长陆嫣
深情可抵岁月长陆嫣
春风榴火
20岁以前,陆嫣是个被老爸放在手掌心里疼爱的娇气富二代,直到她爸陆臻被对手算计,一夜破产。算计陆臻的男人,名叫沈括。
叶香君宁逸
叶香君宁逸
红白莲
叶政一惊,自己这女儿向来温驯,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雷厉风行。别说那群护卫,就是他都有些胆颤。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独家专宠娇妻野又撩
非智能人类
上辈子颜以沫错把野狗当良人,错把豺狼当亲信,最后不得善终任人欺凌,自杀才得以解脱。机缘巧合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Copyright © 2021 ALL Reserved